大三元真人娱乐网·闻所未闻:人生大赢家周瑜,竟死在他手上!

来源: 匿名 2020-01-11 14:29:45

大三元真人娱乐网·闻所未闻:人生大赢家周瑜,竟死在他手上!

大三元真人娱乐网,第一军情特别推荐:

昨天,第一军情推出了著名军事评论员“进击的熊爸爸”的文章《600万人的强大军队,最致命一击竟然朝向了自己的国家》,引起强烈反响。强大的苏军在野心与阴谋中一步步沉沦与毁灭的历史令人扼腕,也令我们警醒。如果说,苏军是死于一场精心的谋杀的话,那么,中国历史上一位著名军事家的早亡,却并非死于人们先前曾经长期认为的阴谋,这便是周瑜之死。第一军情今天为您推荐的医学专家郭继卫的文章,便有可能为周瑜之死的剧情来一次反转。敬请关注。

第一军情作者:郭继卫

边城一派寂寥。兵马轻出丛林。

越向城垣逼近,将士们心越是提到嗓子眼儿。没察觉吧?

战争终是一赌。主帅仗剑,千军一呼,跃马齐奔,志在屠城。

俟近城门,主帅就发现不对了,他久经沙场,感到这里空得令人发指……急令停下,但已经晚了,一声梆子响,两边弓弩齐发,势如骤雨。

箭都是乱箭,找到谁都是偶然。

主帅抬臂勒马转身回撤,那一瞬间让出了没有护甲的肋部——箭到了!

倜傥公侯,国之重臣,沙场骁将,才子佳人……所有这些令世人称羡的能力与荣耀都汇聚于一身的名帅一旦薨殁,将会是什么状况?

在死去872年之后,一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将他送达世代敬仰的高峰:“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——这个帅哥,就是周瑜,他的职务是吴国军事统帅。

又过了几百年的元末明初,名帅的形象开始被“演义”玩坏了:成了心胸狭隘的象征。

“壮有姿貌”的官二代,家有美妻的“英俊异才”,似乎在哪朝哪代都是话题的中心。在史料与文学两条历史线索中,周瑜死于两个因素:曹军箭伤、被诸葛亮气的,伤不至死,气而命绝,这样看来,周瑜之死可谓有曹军与诸葛两个“凶手”。

远去的真实当真是如此吗?未必!今天来看,周瑜之死,也许有一个隐形的“杀手”——军医。

且让我们略加分析,“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”。

周瑜形象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一问,周瑜怎么伤的?

建安十三年也就是公元208年赤壁之战,充分展示了军事家周瑜的军事才华。在指挥吴国大破曹操之后,周瑜又紧接着与曹仁决战于南郡。据《三国演义》描述,周瑜自以为杀败曹军,见城门洞开,无甚守敌,就纵马加鞭,直入瓮城。结果这是一个圈套:曹军仗兵在城楼上,望见周瑜亲自入城来,暗暗叫好,拼老命放箭。周瑜急勒马回时,被一弩箭射中左肋,翻身落马,被战友们抢救出来。不过,《三国志》记载的却是“流矢中右胁,疮甚。”中箭情节一致,区别是左右肋的不同。

二问,伤是怎么治的?

周瑜被救急回帐中,“唤行军医者,用铁钳子拔出箭头,将金疮药敷掩疮口,疼不可当,饮食俱废。”这里面有四个关键点:行军医者,拔箭头,塞抹疮药,疼且无法吃喝。这四点很重要,也就是说周瑜受伤后得到了随军军医的及时施治,按“专业”方法,行“规范”治疗,伤情的轻重,也在不危及生命和难以正常起居之间。

三问,伤后表现如何?

当时虽然痛不可当,但周瑜毕竟是英雄好汉,“虽患疮痈,心中自有主张,”为壮军心,他又带伤出战,以致“曹军看见,尽皆惊骇。”曹军要激怒周瑜,众军厉声大骂。这时周瑜大怒,“忽大叫一声,口中喷血,坠于马下。”曹兵冲来,众将向前抵住,混战一场,救起周瑜。尽管回到帐中,周却对手下说:“此吾之计也。”这里也有四个关键点:一是尚可出战,二是怒而大叫,三是口中喷血,四是回营时言语神志都还属可以。

赤壁之战油画。

四问,怎么死的?

周瑜从受伤到去世,其实上历经了一年左右的时间。

按《三国志》记载,周瑜自这次箭伤后,再无大项的军政建树,与这之前在赤壁战役前后的忙碌判若两人。而在《三国演义》中所说“三气周公瑾”,那都是虚构的。反到是史书记载周瑜为伤病所困,又常想为国征伐,便于当年向孙权上书建议趁刘备立足未稳之机加以讨伐,孙权反复思考后同意了。然而,就在周瑜回江陵整备征战的路上,在巴陵的巴丘死去。周瑜时年36岁,那时诸葛亮29岁,刚跟着刘备出山二三年,官封军师中郎将,资历和战绩远逊于周瑜,可说羽翼未丰。

五问,军医有错吗?

死以前,周瑜对伤病颇有些着急,觉得战争风云际会之时,这很耽误大事,曾对孙权说:“至以不谨,道遇暴疾,昨自医疗,日加无损。”那大致意思是,周瑜感恩孙权重用,实施控巴蜀、夺襄阳的战役,可是自己不小心在夷陵受到伤病袭扰,通过自己治疗,已没什么大碍了。可见他的伤病控制得还算稳定。

多年间战乱频发,当时的军医应该还有较高的水平。就在前几年,东吴的军医还曾用同样的方法治好了他们当时的主帅孙策:孙策攻秣陵时,也遇上城头暗放一支冷箭,正中左腿,翻身落马,众将救起,还营拔箭,以金疮药敷之。在《三国》当中,伤后治愈的情况还是很多的,比更早的《荷马史诗》强了许多。

六问,死因出在哪里?

同样是箭伤,同样是金疮药,明明是行之有效的疗法,为什么有的活了,有的死了?应当说,问题出在认识水平的局限。军医没有意识到受伤部位解剖结构的不同。所谓金疮药,无非是止血、生肌的中草药粉末之类。

孙策伤在腿上,伤处是肌肉组织、“实心”的,里面是个盲端,药面儿敷过去,新肉可以从内向外长。因此,药是良药,技也是良方。

而周瑜伤在哪儿呢?箭穿肋部,虽然《三国演义》描写在左,《三国志》记载在右,但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,最有可能的是,射中脏器还包括肺,以及如果左侧时伤及心脏、右侧时伤及肝脏。而从后来他大怒之时口中喷血的症状看,则说明伤到了肺,又不是太深,因为伤后虽疼痛难忍,但仍不至昏迷。

解剖学告诉我们:在肋骨和肺之间,还有一层胸膜腔,也就是说箭伤里面是空腔器官,这种结构是不能往里头敷金疮药的。特别是在敷药之后,周瑜又披挂出马,在阵前连喊带吼,这种深呼吸动作,药沫必然被吸入肺部伤口深处及胸膜腔中,这些人体组织器官当有异物进入后,排不出去,会带来无休无止的感染,还会在炎症加重或劳累运动时要人的命。

恐怕这就是周瑜的真正死因——这和诸葛亮其实还真的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我军战场救护演练。

七问,换个医生会有救咩?

中医讲究的是辨证施治,经络调理,不会像西医那样一点一滴搞清楚解剖结构。

巧合的是,解剖学的一次重大突破,也正发生于三国时代,只不过远在西方的罗马。生在小亚细亚柏加蒙(pergamon)的盖伦(claudius galen,138~201),一位当过剑客的医生,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位置,他在罗马得到最显赫的名声。盖伦在动物解剖方面很有天分,且毫不犹豫地把这些经验转移到人体上来。

盖伦第一个用实验证明动脉搏动:用一根羽毛插入动脉腔,当结扎动脉上端时,即失去搏动。他对发炎的认识是:适当种类的脓是有益健康的。特别是他观察到空气由胸廓的伤口出来时,表示兵器穿入肺部。盖伦在外科手术方面的成就也是前所未有的,例如用肋骨截除术治疗脓胸。

这几乎是专为周瑜的伤病而取得的进步,但,盖伦和周瑜绝对不可能相遇。

八问,周瑜是否被误解了一千八百年?

应当到了还历史两个清白的时候了:一个是周瑜并非小肚鸡肠,一生气就吐血,他是伤在肺部,不生气也会吐(咯)血;另一个清白是诸葛亮并没有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去气周瑜,用这种毫不绅士的方法去置当时还是同盟的周瑜于死地——迄今还没发现有多大的“气”能让伤口迸裂、绝气身亡的。

生气,只不过徒增烦恼罢了。

九问,历史是否因此而拐弯?

周瑜之死最直接的改变是什么?是对刘备的进攻。

那时,刘璋领益州牧,张鲁居巴汉,曹操新败,疆场未定。按照周瑜的整体设计,“刘备近在公安,边境密迩,百生未附,宜得良将以镇扶之。”再进取蜀地,得蜀而并张鲁,这一后“赤壁”时代作战计划既宏大,又精确,利用了各方力量消长的有利缝隙,符合东吴长治久安的总体战略,且招招压着诸葛亮的小算盘,并暗合后来历史发展的脉络。

而就在这时,周瑜去世,上述计划只能是无疾而终,东吴当时再无又能打、又能谋的肱股之才,于是成就了诸葛亮和刘备集团的兴起。

古英格兰有一首民谣:少了一枚铁钉,掉了一只马掌;掉了一只马掌,丢了一匹战马;丢了一匹战马,败了一场战役;败了一场战役,丢了一个国家。

周瑜之死可以说是:一只乱箭,射中了肋胸;一次敷药,改变了病程;一番雄心,葬送了英雄;天殁了瑜,亮才能成功。

治疗的错,却背上小心眼的名。旷世英雄周瑜确实死的难以瞑目。

诸葛亮形象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你可能会喜欢:

数据

接亲现场,新娘要六万上车费,男子狠关车门:你回去吧,我不娶了

接亲现场,新娘要六万上车费,男子狠关车门:你回去吧,我不娶了

专题

机构:升级替代加快 高像素摄像头传感器供应紧张

机构:升级替代加快 高像素摄像头传感器供应紧张

回到顶部